首页美文《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2)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2)

woniu 05-10 13:34 40次浏览 0条评论

7月,利夫斯有一个星期的带薪休假,玛格丽特催促他们回家看看。尽管卡森对家乡的感情很矛盾,但他们还是盼望着在离家几乎年后的第一次回家。自从卡森1935年第一次离开家,每当她跟母亲分开时,她们几乎每天通信,但现在卡森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见到母亲,欧洲的战事也困扰着年轻的夫妇,他们急切地想跟艾德温,皮考克和利夫斯过去的战友交谈。

但是,作为一个局外人,利夫斯一回到本宁堡就感到失望,因为他发现对他重要的一切都改变了。他写信告诉亚当斯,他大多数的战友都不在那里了;甚至他们放玉米威士忌的小酒窖看起来也像是一个梦佐治亚在他离开的两年中变得潮湿了。利夫斯哀叹说那些老酒馆都变丁,现在几乎每个角落都立着一个卖酒的小店。回来一次挺好,但一次就够了,他已经领教了,他评论道

假期的大部分时间,他们只是尽情地享受家庭的温暖。玛格丽特·史密斯仍是她在斯塔克大街的非正式“艺术和智力沙龙”的女主人,尽管大多数邻居都不知道她家有这么个沙龙。这年夏天,家里新来了几个熟客。一个叫奥伯瑞·克莱蒙特,他是艾德温·皮考克的年轻朋友,在国家饼干公司工作,跟皮考克一起在格鲁布夫人的家庭旅馆吃星期六晚餐。每天晚上天刚擦黑时,他们两个就来到史密斯家,跟他们家人聊天,听收音机里播放的有关战争的消息。卡森和利夫斯回来几天后,他们的一些同代人聚拢来交换看法。史密斯全家都是世界事务的积极追踪者,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拉马尔·史密斯害怕美国卷入战争;卡森和利夫斯则害怕它不参战。玛格丽特担心她的年轻孩子们的生命,尽管她也同情所有国家的受压迫者的苦难。对她来说,利夫斯、艾德温·皮考克、奥伯瑞·克莱蒙特、小拉马尔·史密斯,他们所有人都是她的“儿子”,他们的生命太珍贵了,不能在没有意义的侵略或杀戮中失去

过去的一年中,卡森对欧洲的战事非常关心,热衷于抨击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对种族主义以及发生在法耶特维尔和她自己家乡的对黑人的公然虐待表示出极大的愤慨。她渴望做些什么来帮助她的国家的盟国。不久她和利夫斯开始讨论收养一个难民小孩。卡森相信她的国家不直接参与战争是犯了疏忽之罪,是不道德的。尽管英国和法国又过了一年才向德国宣战,但温斯顿·丘吉尔和安东尼·艾登已经向欧洲和美国发出了大声警告。当时传来的可怕的消息是,希特勒已经进入了奥地利,把700万奥地利人纳入第三帝国的版图。德国正在匆忙修建巨大的西部防御工事,用来保卫它与法国的边界。波兰、丹麦和挪威不久被占领了,整个欧洲处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边缘。卡森对社会不公正以及法西斯主义和纳粹强权的军事侵略所感到的愤怒大多明确地表现在她的小说中。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62-1971)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57-1961)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52-1956)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47-1950)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44-1946)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42-1943)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41)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36-1940)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32-1936)

卡森·史密斯·麦卡勒斯的生平年表(1917-1931)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2)《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2)美文分享《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2)美文阅读大全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3)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三章:婚烟与心灵(1)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