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小镇(四章)

小镇(四章)

woniu 08-06 10:04 3次浏览 0条评论
【江苏】陈广德水罐悠悠的沂河水,在小镇拐了个弯。水在行走。不走的是那只水罐。母亲手上的茧,铺一条鹅卵石的小路,让水罐通向炊烟。炊烟里,站出了多少儿女,站出了多少腾飞的锐气;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留有水罐的胎记。烧制水罐的火焰,飘出远古的影子,有爱抚,也有苦难。一次婴啼,一片响亮,音乐由此而生。黄土是背景。而乡梦是风,吹走了闲云散叶;惟有水罐,越来越清晰。小镇在自来水中浮起,却端坐在水罐中。渔船去了又来。来了又去。额上的汗珠,真的摄不尽两岸的风景么?那船尾的桨声,已成为一支无字的歌。一网网红鲤,一船船青鲫……同伴们都先后去城里做大生意去了,可轻舟,依然与小镇耳鬓厮磨。星光飞翔,炊烟一如披散着秀发的二妹子;晨雾弥漫,渔火总说破年轻渔夫的梦……哦,小镇没有望夫石,小镇的缆绳系得好紧。桌球与其说是运动,不如说是好奇。一夜之间,小镇冒出了一台台桌球。自有春雨润物,不必去找了,那个有生意经的眼眸。在墨绿色的绒面上滚动,虽七彩流溢,也不是谜;富足的小镇已挺起揽月的气魄,种植目光的球台上,谁说不能爆出一串串惊叹?阳光流淌,入莺飞草长的季节。有迷你裙,紫风衣;有技术市场,公开招聘;也有电商园,3d影院 ……而好奇,已拉近了小镇与世界的距离。初冬三星西斜,有鼓乐声在小镇的街巷里招展。纤弱的杨柳岸在柳永的词里风光了很久,终于打了个呵欠——可小镇,今夜已经失眠。宽大的剧场里写满乡情,阿牛偏要用粗嗓门呼唤童年;那双打毛线的手,为谁拍红了巴掌呢?正值初冬,却谁都觉得是个汗津津的夏季……哦,有颗太阳从全运会归来了。他带着故乡葱绿的希冀,,在南方焕发了火热的激情之后,又回到母亲温馨的怀抱。就是这位捧回金牌的小伙子,无意中一回头,看见小镇,正剽悍地将岁月踢进球门。作者简介陈广德,一级作家。
小镇(四章)小镇(四章)诗词分享小镇(四章)诗词阅读大全
一场关于雪的呐喊(散文诗三章) 春天的行板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